Skip to content

李洪志师父传法不辞苦 我随师父万里行(四)

2010/12/05

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延吉传授班上讲法传功,约4千人参加.中国,延吉市体育馆(1994-8)

那次开班在吉林大学的鸣放宫。由于外地来的学员很多,李洪志师父办了两个班,早班上午9点到11点,晚班下午7点到9点。早班的票我早就买了,可晚班的票买不上。第一天上午下课后,回到宿舍总不定神儿,我们是来听课的,明知道师父晚上还在上课,可我们在宿舍里呆着,不是味儿。第二天上完课,我们没回旅馆,在礼堂外的草地上呆着,一直等到晚班开课的时候,大家站在门口希望能买到退票进去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们一群人眼巴巴的望着。突然一个学员在我边上说:「谁要票?」我很高兴,一把拿过来,把钱塞给他。我高高兴兴的走进礼堂,准备落位,只见一个熟悉的老学员远远的奔过来喊:「我正到处找你。」我想:「完了,这张票是保不住了。」果不其然,她说青海来了一个学员,第一次来听课,普通话听不太懂,想再听一遍,你是老学员,把票让给新学员吧,她是第一个从青海来学的。我只好恋恋不舍的把票交出去,就又站到了大门口。

这时人都进去了,早就上课了,我们这些没票的仍在门口站着。这时礼堂的管理人员把正门关了,零星出入在侧面的一个小门,我们就向那小门走去。在离小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年青人,刚才我就看他站在那里,也不吭声。当我走过他时,他忽然问我:你要票吗?我一愣,马上脱口:要!他把票给了我,我赶紧把手里攥着的那位青海人给我的票钱塞给他。我又有票了!看着周围羡慕的目光,我很不好意思,就对边上一个也是老跟班的郑州的小伙子说,你进去吧。他说:这是该你去的,你就去吧。当时鸣放宫的地下室在办舞会,买张舞票从小门进去就可以到听课的大厅,可大家都没这么做。天津的一个小伙子说,如果我们做了这样骗人的事,即便能进去听课,也甚么得不到。后来听说,我进去后又过了很长时间,礼堂的看门人看到学员这样的锲而不舍很感动,就把守在门口的学员都放进去了。

那期班,我们分小组和师父合影,大家自动组合,师父挨个和大家一起照。师父每天从家中走去上课,有的学员有开车的方便,想请师父坐车,师父都婉言谢绝了。

我们住的旅馆离吉林大学很远,那时公共车票还很便宜,只要几毛钱,有的学员每天很早就上路。有一次我问一个学员,这么远你怎么不坐车?他说:爱人不支持,所以他一分钱一分钱的省,能攒出点钱,就又可以参加一个班。我听了很感动。这是师父在家乡办的最后一期班,最后一堂课结束时,师父给家乡的人说了一番话,语重心长,催人泪下。我和几个学员的车票,开车时间还有不到半小时了,可大家还在听师父讲话,不愿走。

李洪志师父在中国法轮功大连第二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. 中国,大连市.(1994-7)

我离开鸣放宫冲到马路上,只剩十几分钟了。我想赶不上火车可麻烦了,票是很不容易才托人买上的,是硬座而且要到天津再转北京。上了出租车,跟司机说,帮帮忙开快点,十分钟赶到。出租车在车站广场的外边停住了,离站台还远的很呢,只有几分钟了,也不知哪个站台。天津的小伙子提着我的沉重的箱子飞也似地跑,几个人扛着行李飞跑,甚么都来不及想,进了车站径直上了站台,也没走错,只见天津的小伙子一脚踏上火车扑通就跪倒了,火车瞬间就开了。那天真是奇迹。待续。

向您推荐:正法之路图片展

http://photo.minghui.org/photo/images/exhibition/newest_1.htm

No comments yet

发表评论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