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李洪志师父传法不辞苦 我随师父万里行(五)

2010/12/11

1994年1月,李洪志师父在天津电台做热线直播。 中国,天津(1994-1)

后来听说5月29日在成都办班,我想成都以前没办过班,就没有辅导站。一路上见到李洪志师父这么辛苦,在天津办班时,住的是二十几元人民币的旅馆,不能洗澡。我们听完课回去睡觉,可师父24小时都在给我们调整,就这样还有人硬是找到李洪志师父的住所,进去磕头不起来,让师父给他家里人治病,师父怎么讲也不听。面对这芸芸众生,甚么样的人心都有,老学员心里都很难过,从来不到师父跟前凑,希望师父能多休息一会儿。当时我先生在成都工作,我想利用这便利条件,看看能帮点甚么忙,于是就先去了成都。

那天师父从火车上下来,同车还有很多从重庆跟过来的学员,已是5月下旬,南方已很热了,车里没有空调,个个风尘仆仆,随行的工作人员背着大捆大捆的书──《法轮功》(修订本),汗流浃背。我先生去停车场想把车开到出站口,让师父少走几步。车刚出停车场,顿时车站前的十字路口水泄不通,也不知从哪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车,幸好我先生的车是进口的,自动变速,所以启动快点,使出浑身解数才冲出包围,急得嘴里起了一串火泡,结果让师父足足站在车站前等了四十几分钟,我心里这份抱歉好几天都平静不下来。后来听师父说这是干扰,一路上碰到的这些麻烦太多了。

成都的班在一个招待所的礼堂。师父办班从来不做广告,那时各种气功班多了,人们也不在乎,所以第一天开课人没坐满,可一听师父的课就大不一样,于是消息急速地传开,到结束时已有800多人。每天上完课,我先生开车送师父回旅馆,大家都磨磨蹭蹭的看到师父上车了才回家。能为师父减轻点疲劳,心里非常高兴和安慰。我们的班是独立的,既不和社会上有甚么交道,气功协会也只收钱。师父出来传功,行程、食宿都要自己安排,实在是太辛苦了。

在成都的那段日子是我终生难忘的,我跟随师父去了许多地方。头一天是去文殊院。我们的车在前面,同车的还有一位香港的商人,他听说成都要办班就一直在成都等着,他的国语说不好,所以听课有些困难,师父一路上在给他讲解。下车了,后面的车还没上来,我们就先进大门,师父走在前面,一进门两旁站着四大金刚,师父回过头来跟我说:我讲课的时候他们都在场。我说,他们怎么这么难看呀。师父说:他们威力很大的。那时庙里很乱,狐黄白柳甚么都有,师父所到之处都在清理,只一挥手就行。

几天后,李洪志师父去青城山,同行的有大连站长、贵州站长、武汉站长和其它几位学员。那次我突然明白了古人云: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的意思。我这样的身体居然爬上山顶又走下来。回来后,我先生的同事大吃一惊。成都班结束后,我们和师父去了乐山和峨眉山。在乐山的罗汉堂里,同行的一位功友跑过来跟师父说,××菩萨(我现在记不清名儿了)说,见到师父很不好意思,向李师父行礼。师父说,我们走时他们会送出去很远。我听得一愣一愣的,我只能看到一个个泥巴塑的像。出罗汉堂时,后面的和尚在说,这群人了不得。显然他看到了甚么。峨眉山确实和其它地方不一样,在金顶我对天目第一次有了真实的感觉。跟着师父走了一圈,神的事情太多,我的大脑有点承受不住,我想起了《西游记》,还有一系列的传说,我问师父:怎么神话故事都成了真的?师父说:神话故事也不是无缘无故的。待续。

向您推荐:正法之路图片展

http://photo.minghui.org/photo/images/exhibition/newest_1.htm

No comments yet

发表评论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