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李洪志师父传法不辞苦 我随师父万里行(六)

2010/12/11

李洪志师父首次赴台湾,并在台北讲法. 台湾,台北市(1997-11-16

下一期是郑州,好不容易买到了卧铺票,我和李洪志师父同乘一次车去郑州。上车那天,天很热,进站时,挤得不得了,李师父和我们一样拿着东西,汗流浃背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上车才知道是加挂的最后一节车厢,和前面不是一个局的,列车是成都局的,这一节是郑州局的,前面的列车不管这节车厢的一切供应,连水也不给,通向前面车厢的门也给锁了。这节车厢上还有其它一些学员。我心里很着急,路上只有方便面,可没热水怎么办?我和同行的武汉学员找了一只水壶,停车的时候跑下去,从前面车厢上去,灌满开水,可跑回这节车厢的时间就没有了,只好在前面的车厢站到下一站再下车,从站台上跑回这节车厢来。这点水也仅够喝水,每顿饭给师父泡一碗方便面。

我们和师父一起买的票共6张,是这节车厢旅客的最后一个格子,也就是最后面的车尾了。车过华山时,师父站在车尾,那节车厢后连接处的门上没玻璃,师父在那里站了很久,望着远山。我当时很纳闷,想师父在看甚么呢?也好奇的走过去望望。师父告诉我,华山上很多修道的人都下来了,来看望师父,跟着火车走。师父问他们:你看我的弟子如何?他们有的都修了很久,说没有几个能比上的。这些人一直跟到郑州听法。后来师父在讲课时讲到了那天的事。

郑州班几乎是条件最差的,气功协会找了一个废弃的体育馆,中间是一块破旧的地板,四周的看台是砖头砌的台阶,残缺不全,古老的窗户有的连玻璃也没有,让我们的师父在这样的条件下讲课,真是没法说,老学员都叹口气。6月11日开班,几天后的周末,那天是下午4点上课,课上到中间,突然狂风大作,天昏地暗,大雨加着冰雹,铺天盖地下来,雨从窗户「潲」进来,看台上的人动起来向里边拥,一会儿核桃大的冰雹砸下来,体育馆的铁皮顶震得巨响。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,狂风暴雨、冰雹,还有雷电,响作一团。我当时坐在面对讲台左边的地板上,只想自己是老学员,要守住心性,不能添乱,就静静的坐着,尽量挤着点给从看台上下来的人留点地方。

这时冰雹砸得更厉害了,似乎想把这个屋顶砸通,师父的讲台上方屋顶漏了,雨水哗哗流下来,紧接着跳闸了,灯灭了,一片漆黑。这一切发生只有几分钟。大家望着师父,有的静静的打坐,我心里在着急,怎么办呢?只听师父说,谁在上面?再看师父微闭双目,双手掌心向上,平放在胸前。跟前的学员目不转睛的看着师父,有学员在讲,快看师父的手上。一会儿师父用手一攥,好像把甚么东西抓在手里,随即把桌子上的矿泉水瓶子打开,把水喝了,然后把手里的东西装在了瓶子里。这时雨停了,太阳露了出来,阳光照进了屋子,大家鼓掌欢呼。之后师父坐在桌子上,打了一套大手印,然后师父说,我给你们做了一件很大的事情,把很多东西摘掉了。这时灯一个个亮了,继续上课。

事后,经常跟班的一个郑州小伙子说,当时他在控制室,跳闸后线路上一直没有电,可灯却一个接一个亮了。那天下课后,出来看到街上的树劈了不少,卖冰棍的老太太拉住我们问:刚才的事是你们招来的吧?我吃了一惊,老百姓居然也懂这些。第二天郑州的报纸报导许多地方屋顶都掀了,气象局一阵惊慌,说事前一点迹象也没有。气功协会的主办人说:今儿见了个大世面。第二天,郑州市市长来到课堂上,恭敬的去和李洪志师父握手。后来据说他和他的儿媳妇也来参加我们的班了。待续。

向您推荐:正法之路图片展

http://photo.minghui.org/photo/images/exhibition/newest_1.htm

No comments yet

发表评论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